<form id="i5gdsa"></form>

<address id="i5gdsa"><listing id="i5gdsa"><meter id="i5gds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i5gdsa"></em>

        <form id="i5gdsa"></form>

          
          

              首頁 > 京江清風 > 廉政文化 > 內容頁
              時代的盤子裏一定有珍珠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8-11-14   点击数:17616  关 闭

                幾十年來,我一直奉行“讀萬卷書,行萬裏路”的古訓,堅信生活是藝術的源泉,堅守藝術的價值乃創造。

                生活是美好的。畫家要重視從生活中尋找藝術感覺。現在許多畫家圖省事,以拍照代替寫生,但人的眼睛的視域和觀看方式,是相機所無法替代的;畫家在現場對藝術感受的捕捉,更是後期根據圖片等資料進行整理所無法彌補的,須知無論攝影技術多發達,拍照片都無法代替寫生。現在人們對“個性”特別看重,都想表現自我、張揚個性,爲了這些,有些畫家甚至連生活都不要了,這是不對的。畫家必須到生活中發現素材,然後才能有所創造。也只有融入生活,具有時代的精神、時代的語言,符合時代要求,藝術作品才能具有感染力,給人以啓迪。

                自1978年成爲北京畫院專業畫家,從油彩到墨彩,走上現代中國畫的創作之路,我每天都要畫畫,每年都要出去寫生,手裏總是拿著小冊頁,隨時寫寫畫畫。“搜盡奇峰打草稿”,“奇峰”只是腹稿,關鍵是“搜”。因此,每次外出寫生,我都力求有所收獲。1979年,我遊三峽,訪樂山,下岷江,歸來後所作《翠屏織錦》在北京市慶祝新中國成立30周年美展中獲獎。我深受鼓舞,堅信中國畫的前途在于創新;兩年後,我又遠遊青海高原,浩渺的青海湖、蒼茫的海西牧場、風雲變幻的煙岚與雪域、神秘的塔爾寺,使我領略了什麽叫吞吐宇宙八荒。歸來後所作《絲綢古道》丈二巨幅參加中日聯展,被中國美術館收藏;1982年,我再次赴川,遍遊九寨溝、臥龍及川北、川東,歸來爲京西賓館創作9米巨幅山水《九寨飛瀑》。1992年,我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遍訪意大利衆多美術館和博物館,文藝複興時期的作品給了我極大啓發……

                畫畫的人還要重視理性思考。我個性要強,在藝術上更不屑拾人牙慧。我一向認爲,藝術本來是破字當頭、立在其中——破除不需要的,立別人幹不來的,那中間就有你了。尊師吳冠中先生熟谙西方繪畫精神,又深會中國繪畫意境,他一生致力于“中西融合”的創造精神深深影響了我。我又從董壽平、李可染、亞明、許麟廬等中國畫大家那裏受到啓發,努力在中國畫創作中形成自己的風格,並不斷精進,與已有藝術風格保持距離,嘗試突破前人的格局。

                學生時期,我在北京藝術學院攻讀油畫專業。對西方繪畫的學習與研究,使我擁有了“認識、理解和正確判斷”的能力。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滋養,又使我擁有了駕馭中國畫的信心。因此,在中國畫創作中,我主動地在色彩、塊面、構圖等方面借鑒西方油畫語彙,但意境是中國的。光、影、色彩不僅僅是形式,也是內容。我以色彩與墨色的跳躍和重疊,替代中國畫傳統的皴法程式,以流暢靈動的線條來刻畫心靈對自然物象的感悟。這麽多年來,我始終認爲自己並沒有放棄油畫,而是改變了工具的性質,改用宣紙表達東方藝術思維和境界,所以有人說我是“聲東擊西”。藝術是相通的,都是追求盡善盡美,油畫、中國畫的區別,只是通過不同的工具表達人類最深層次的思考,二者追求的目標是相同的。中西兩坡不管從哪個方向攀登喜馬拉雅山,登到極峰才最重要。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尋求理論與實踐之通;中西藝術規律之通;哲學、文學與繪畫之通。

                書畫家還要珍視自己的藝術才能。因爲只有具有藝術才能並能夠珍視的人,才能成爲真正的藝術家。曆史證明,一個翰墨家,不磅礴睥睨,沒有淩厲百代的雄心,豈能在藝壇立足?就像著名書畫家林散之所說,書畫家必須“爭千秋”!

                珍視藝術才能,就是珍視藝術標准和藝術創造力。畫家對社會的貢獻可謂“嘴一份,手一份”。“嘴一份”是要能說出有足夠影響力的話語;“手一份”是手頭必須能創作出好的作品。只給後人留下作品還不夠,還要留下思想。曆史上的藝術經典,其主要特征便是能夠給人以啓示,展現出那個時代的創造力和前瞻性。所以我認爲,所有的傳統,在當時都是創新。因此,我也一直在不斷突破自我,反對重複別人、重複自己,時時嘗試創新。因爲任何一種傳統的技巧或表現方法,都無法承載今天這麽一個生機勃勃的社會對藝術更新、更高的要求。我們只有按照時代精神出新,藝術才能完成應有的使命。

                如今,人民對文化精神生活有著越來越高的需求,但相當一部分從業者卻在誤導群衆:一些畫家有“山寨王”思想,自己擅長什麽就說什麽好;一些畫家成了“禮品加工廠”,市場需要什麽創作什麽;一些展覽一味求大;一些作品一味求大;再加上批評家失語,以及藝術品市場炒作等問題,藝術的普及工作,常常非但不能提高群衆的審美,反而影響人的藝術判斷力,令藝術標准似乎更加模糊……因此,真正的藝術家,需要保持一份藝術的初心,更需要一種定力。時間是判斷藝術的最好標尺。

                要有所創造,藝術家還需要一些質疑精神。上世紀80年代,我曾對傳統山水的“三遠法”提出質疑,認爲這在繪畫的空間再造方面,對現代人而言是一種桎梏。隨著地球村越來越小,中國人的視覺審美經驗也越來越豐富,畫家應該有意識地從已有的經驗中跳出來,進一步拓展中國畫的發展空間。我崇尚活學活用。借助古人留給我們的思路非常重要,但不能被其束縛,要有所創造,必須從中掙脫出來。在這方面,我總結出一句話:延續是必須的,創造是根本的。要善于吸收,更要善于進取,即便是個人藝術面貌已經形成,也要不斷探索藝術創造的深化。

                新时代呼唤全新的艺术作品。当下,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大潮中,我们应该呼唤,艺术创作回归艺术的本源,艺术家遵循艺术创作的规律,以发展创新为己任,增强时代使命感,返璞归真。艺术与整个时代大道同行。我相信,这个時代的盤子裏一定有珍珠。这个珍珠,是新的作品,也即明天的经典。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需要我们创造更多艺术精品。(杨延文)

                楊延文,1939年出生于河北省深縣,1963年畢業于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現爲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國家一級美術師,曆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北京畫院藝術委員會主任等。作品多次入選全國美展,曾獲得意大利第五屆曼齊亞諾國際美展金牌獎等多個國際藝術獎項。出版有《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楊延文》《清水出芙蓉》《山川言志》等。


              All Right Reserved 中共镇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镇江市监察委员会
              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爲1280×960 
              蘇ICP備10205257號-3  开发维护:鴻程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