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i5gdsa"></form>

<address id="i5gdsa"><listing id="i5gdsa"><meter id="i5gds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i5gdsa"></em>

        <form id="i5gdsa"></form>

          
          

              首頁 > 京江清風 > 廉政文化 > 內容頁
              剛正清廉的張孝祥
              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8-05-15   点击数:19377  关 闭

                詞,作爲一種文學樣式,興起于隋唐,全盛于宋代。在以“和縣猿人、霸王祠、天門山、陋室”四大曆史文化爲代表的安徽和縣,有一位叫張孝祥的鄉賢,不僅是南宋初期著名的愛國詞人,更是位剛正不阿的清官廉吏。

                張孝祥,字安國,號于湖居士,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廷試狀元。張孝祥高中狀元後不久,曹泳見其有才,想拉攏他進入自己的“圈子”爲己所用,便提出把女兒許配給他。張孝祥早知此人系秦桧親黨,貪暴成性、無惡不作,不屑與之爲伍,對提親一事根本不予理睬。

                當時,朝廷官員懼怕秦桧,擔心惹禍上身,嶽飛蒙冤之事,雖然對他們觸動極大,但卻不敢公開爲其鳴冤。在新科進士聚會的地方,張孝祥挺身而出爲嶽飛鳴不平。事後,他的好友勸他不該如此鋒芒畢露,會得罪人的。張孝祥卻理直氣壯地表示:“無鋒無芒,我舉進士幹什麽?有鋒有芒卻要藏起來,我舉進士幹什麽?知秦桧當政我怕他,我舉進士幹什麽?”三句反問,斬釘截鐵,幹淨利落,彰顯出他敢于仗義執言、同奸猾之人格格不入的高貴品格,如今聽起來仍令人拍案叫好。

                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張孝祥第一次入宮觐見宋高宗,建言高宗更化朝政,不能苟安現狀。這只是張孝祥向朝廷建言獻策的開始,在隨後的任職時間裏,他從國家利益出發,屢上奏議,提出了許多建議。如圍繞加強部隊管理、獎罰得當,他認爲獎賞與功勞不相當則不如不獎賞,懲罰與罪過不相當則不如不懲罰;立足富國靖民、收複失地,他認爲確立志向應堅定而不是急于求成、成功在于努力不懈而不在迅速見效,制定和頒發法令,貴在貫徹執行等。

                在十五年的仕宦生涯中,張孝祥雖然幾易官職,但他每到一處,都以造福百姓爲己任,官聲卓著。張孝祥知撫州,“莅事精確,老于州縣者所不及”;知平江府,“事繁劇,孝祥剖決,庭無滯訟”;知潭州,“爲政簡易,時濟之以威,湖南遂以無事”;知荊州,“內修外攘,百廢俱興,雖羽檄旁午,民得休息”。

                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張孝祥出任撫州知府。他一上任,就深入民間,體察下情,盡力減輕百姓的負擔。漕司催交租稅,他一再懇求體恤“裏闾凋瘵(意爲貧苦)之民”,放寬期限。翌年三月轉任平江府(今江蘇蘇州)提舉學事,恰逢平江大水,州縣不顧百姓死活,仍然催討曆年積欠的租稅,他兩次上奏,請求朝廷蠲免或緩繳當年以前所有欠租。由于他的努力,朝廷從其所請,使得萬千災民得以活命。

                盡管仕途坎坷、幾起幾落,但張孝祥初心不改,始終保持清廉本色,正如他在《柳梢青·碧雲風月無多》裏寫道:“莫被名缰利鎖”;又如他在《諸公分韻》中感歎:“士爲一飽謀,懸知不同道。”做官如果就是爲了追求利祿,那可不是我的同道。當時京口多景樓落成,邀請張孝祥題寫樓匾,並以白銀二百兩作爲潤筆之資,張孝祥婉言謝絕。他不僅如此嚴格要求自己,還不忘叮囑自己的同僚,做官要堅守節操,始終廉潔奉公。他在送自己的幕僚張立之到臨江做判官時,贈言“炎涼無改節,夷險有忠謀”,無論世事怎麽變化,絕不趨炎附勢,改變自己的節操;無論身處逆境還是順境,都能一如既往爲國家出謀劃策。

                張孝祥憎恨貪官汙吏,在荊南(今湖北荊州)任官時,當調查得知金堤決堤的原因竟是負責修堤的官吏把民夫挪作私役,又收受賄賂放走民夫,以致工程草草完成,江堤漸漸單薄,最終潰決。他特作《金堤記》,記錄這些官吏徇私舞弊的情節,並築亭將《金堤記》刻于壁間,以發揮警示教育作用,告誡後人。

                乾道六年(1170年),張孝祥病逝于蕪湖。他去世那天,“商賈爲罷市,兩河之民多思之”。宋孝宗得知,有用才不盡之歎。

                張孝祥出身書香門第,學養深厚。張孝祥十分重視學習的功用,他曾說“學者政之出,政者學之施;政不于學,則無道揆法守”,精辟論述了學習與治國理政的關系,強調了學習對從政者的重要性。他在《勉過子讀書》中寫道:“學無早晚,但恐始勤終隨”,著重強調學習要持之以恒,不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張孝祥善詩文,尤工詞,有《于湖居士文集》《于湖詞》等傳世,與張元幹並稱南宋初期詞壇雙璧。(許克飛)


              All Right Reserved 中共镇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镇江市监察委员会
              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爲1280×960 
              蘇ICP備10205257號-3  开发维护:鴻程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