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i5gdsa"></form>

<address id="i5gdsa"><listing id="i5gdsa"><meter id="i5gds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i5gdsa"></em>

        <form id="i5gdsa"></form>

          
          

              首頁 > 京江清風 > 案例剖析 > 內容頁
              利用設備采購、房屋租賃大肆斂財
              ——廣西壯族自治區測繪地理信息局原局長陳仲懷案件警示錄
              信息来源:贵州福彩网监察部网站  发布时间:2017-04-12   点击数:22822  关 闭

                 “一日得失看黄昏,一生成败看晚节。”陈仲怀做梦也没想到,临近退休之际,自己竟被“双开”并锒铛入狱。

                2014年9月,廣西壯族自治區國土資源廳黨組成員、自治區測繪地理信息局局長陳仲懷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同年12月1日,陳仲懷被開除黨籍和公職。2015年5月12日,陳仲懷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

                經查,2010年至2014年,陳仲懷利用職務便利,多次接受他人請托,爲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人民幣367萬元,還與情人非婚育有一子。

                在忏悔書中,陳仲懷撫今追昔,懊悔不已。“我努力拼搏一生換來的榮譽、地位,瞬間灰飛煙滅,化爲泡影。我後悔,後悔沒有自始至終聽黨的話。我後悔,後悔自己晚節不保,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後悔,後悔自己犯下了不可挽救的違紀違法錯誤……”

                看到別人工資數倍于自己,他心理失衡,上任半年就伸手

                2009年9月,陳仲懷被任命爲廣西壯族自治區國土廳黨組成員、自治區測繪地理信息局黨組書記、局長。從一名測繪一線的技術員一步步走上局長崗位,陳仲懷熟悉業務,工作很快打開了局面。在他的帶領下,廣西測繪事業取得了一些成績:測繪工作逐步走到全國前列;每年服務總值增長的百分比都在2位數以上,總量從7000多萬元增加到近2億元。

                在推進工作的同時,陳仲懷的心態、思想也悄然發生了變化。

                自诩“爲廣西測繪事業打拼了幾十年,爲測繪事業發展做出的努力也不少,貢獻也不少”的陳仲懷,看到職工和下屬院領導的收入不斷增加,心裏很不是滋味。他在忏悔書中寫道,“我的心裏是有點失衡的,所以滋生了貪腐的想法而導致貪腐行爲發生”。

                作爲一名黨員領導幹部,一旦貪念萌生,私欲膨脹,就很可能觸碰紀律紅線甚至底線失守,走上違紀違法的道路。陳仲懷的腐化墮落再次證明了這個道理。

                2009年下半年,陳仲懷參加一個飯局,偶然認識了廣西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遊某。對這個在商海打拼的女老板,上任不久的“新官”陳仲懷頗有好感。在交往過程中,陳仲懷把自治區測繪局將要進行危舊房改造的消息告訴了遊某,並主動問她有沒有興趣參加項目招投標。爲與陳仲懷搞好關系,在今後承接危舊房改造項目上得到關照,遊某迅速對陳仲懷施以“糖衣炮彈”——2010年春節前,遊某把兩瓶酒和一個裝有6萬元現金的茶葉袋送給了陳仲懷。此時,陳仲懷在局長任上不過半年。

                伸出去的手,想再收回來就難了。在貪念的驅使下,陳仲懷頻頻收受遊某好處。2010年至2014年,每逢春節、中秋,遊某都會給陳仲懷送錢,除2013年春節送了5萬元之外,其余每個春節都是6萬元,中秋節3萬元。

                自诩業務型領導,他放松政治理論學習,四處斂財

                陳仲懷的人生軌迹,同許多落馬貪官一樣,經曆了從奮鬥到沈淪的過程。

                1955年9月,陳仲懷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經曆了吃不飽、穿不暖的童年。1975年自治區測繪局招工,陳仲懷“喜從天降”,被錄用後不畏艱苦,奮發有爲,思想上、工作上都追求進步,甚至勇于承擔急難險重的測繪任務。但在逐步取得成績和走上領導崗位的過程中,陳仲懷自認爲是業務型領導,而“政治理論跟業務無關,因此逐步放松學習的自覺性”。失衡心理和貪婪欲望徹底扭曲了陳仲懷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擔任局長後,金錢、享受的思想在陳仲懷頭腦裏占據了上風,反映在行動上,則開始收受下屬贈送的禮金、家具等,屢屢觸碰黨紀黨規的紅線。爲滿足一己之私,他甚至四處伸出黑手,在設備采購、單位房屋租賃等多方面接受他人請托,收受財物。

                2010年10月,由于租約到期,一直租用自治區測繪局位于北海市貴州路上一棟辦公樓的蘇薇芳(化名)找到陳仲懷,表示希望繼續租用這棟辦公樓用于經營酒店。蘇薇芳與陳仲懷商定,續租合同簽訂後,每年給陳仲懷6萬元好處費。事後,蘇薇芳交給陳仲懷一張銀行卡,2012年至2014年,蘇薇芳每年都往這張銀行卡裏存入6萬元,共送給陳仲懷18萬元。

                2011年初,爲建設應急測繪保障服務系統,自治區測繪局計劃購買移動測量系統專用設備(簡稱三維掃描測量車)。得知這一消息,自治區測繪局下屬單位停薪留職職工、南甯某科貿公司總經理馮某某找到陳仲懷,遞上了産品資料、彩頁和報價單,推介自己公司的測量車。當年下半年,自治區測繪局向一些廠家發出邀請,請廠家帶著測量車到南甯進行現場比測。比測結果顯示,馮某某企業的測量車總體上占優勢,但劣勢也很明顯,即掃描距離太短,僅爲30—80米。比測結束後,馮某某再次找到陳仲懷,送上兩份“大有乾坤”的報價單。

                馮某某解釋說,這兩份報價單,一份是報給自治區測繪局的,另一份是公司的實收報價,中間有60萬元差價,並暗示如果自治區測繪局采購其企業的測量車,60萬元差價就是陳仲懷的了。

                在一次會議間隙,馮某某利用與陳仲懷單獨相處的機會,再次向陳仲懷傳遞了送60萬元差價作爲好處費的訊息。會後不久,陳仲懷指示下屬,稱馮某某企業的測量車性能好,性價比高,在制作標書時參照該企業測量車來制定參數。2011年12月,馮某某所在企業以896萬元的價格中標。陳仲懷惦記著好處費,以老家蓋房子需要錢爲由,催促馮某某兌現了60萬元好處費。

                私欲膨脹,他收受錢物肆無忌憚,紀律意識早已蕩然無存

                在不斷收受他人錢財的過程中,陳仲懷的私欲越來越膨脹,良知逐漸泯滅,思想不斷蛻變,已經完全背離了共産黨員的要求,忘記了領導幹部的行爲准則和社會道德。此時,在他心目中,金錢被看得越來越重,紀律意識早已蕩然無存。

                2011年12月,在陳仲懷的幫助下,遊某挂靠公司中標自治區測繪局危舊房改造項目。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後,陳仲懷幾次給遊某打電話說:“你雖然中標了,但往後的施工過程中,還是需要我們業主配合的。”精明的遊某聽出陳仲懷話裏有話,並未多說什麽。自此每到中秋、春節,遊某都會以節日禮物的名義准時把錢、物送到陳仲懷手上。但胃口大開的陳仲懷早已不滿足于簡單的“節日禮物”。2013年3月,陳仲懷給遊某打電話,稱准備購買兩套住房,大概需要150萬元,但手頭很緊。遊某心領神會,當即答應幫他籌錢。大約一周過後,遊某約陳仲懷見面。來到約定地點,遊某打開汽車後備箱,讓陳仲懷把一個箱子搬走,稱裏面裝有100萬元現金。陳仲懷說了聲“謝謝”,把箱子抱進自己車裏,便開車揚長而去。

                2013年初,自治區測繪局危舊房改造項目發布了采購電梯的招標信息。早就留意到這個項目的電梯銷售員羅某某兜兜轉轉找到陳仲懷,推銷她代理的電梯。打過幾次交道後,羅某某對陳仲懷說:“如果你能幫我們,以後我們會感謝你的。”陳仲懷聽後,對羅某某會心一笑。

                一天下午,陳仲懷約羅某某在南甯會展中心附近見面。寒暄幾句後,陳仲懷直奔主題:“小羅,你們公司要是做成測繪局職工住宅樓電梯銷售項目的話,你要按每台5萬元的標准給我好處費,好嗎?”羅某某喜出望外,趕緊答應說:“好的,我回公司向老總爭取一下。”招標當天,出差在外的陳仲懷暗示主持工作的副局長選擇羅某某代理的某品牌電梯。2013年10月,陳仲懷在某酒店停車場收受了羅某某所送的60萬元好處費。

                更令人震驚的是,即使現實的教訓擺在眼前,陳仲懷照樣胡作非爲,大肆斂財。

                2014年4月,組織上宣布自治區國土廳紀檢組原組長羅衛國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就在此時,陳仲懷以“又要交房款”爲由,收受遊某50萬元好處費。2014年5月,陳仲懷的父親因病去世,陳仲懷再次收下遊某送的4萬元賄賂款。彼時,黨的群衆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正在深入開展,自治區國土廳黨組也正結合羅衛國一案開展深刻對照檢查,陳仲懷一邊寫對照檢查材料,一邊肆無忌憚地伸出髒手,照收不誤。

                封建思想作祟,爲傳宗接代他與情婦非婚生子,陷入泥沼

                爲何陳仲懷會這般貪婪、不擇手段撈錢呢?或許,陳仲懷與情婦非婚生子,是其蛻化變質的一個關鍵點。

                1980年9月,陳仲懷結婚組建了家庭,1982年育有一女。但是,陳仲懷家裏的老人認爲,無兒便是無後。不斷受到這些思想的侵襲,陳仲懷心裏隱隱作痛,要一個兒子的念頭不斷在他腦子裏打轉轉。

                2002年,陳仲懷認識了在南甯打工的女青年魏紅(化名),並發展爲情人關系。陳仲懷把想生個兒子的念頭告訴了魏紅,並得到同意。不久後,魏紅懷孕,辭去工作,陳仲懷爲其租了房屋,每月提供生活費。

                2003年,魏紅生下一個男孩,陳仲懷的經濟壓力陡然大增。爲解決這對母子的生活開支,陳仲懷利用自己的職務和兼任三個學會理事長的便利,不斷參加各類評審會、論證會。一些商務活動邀請陳仲懷出席,他也欣然前往,目的就是拿評審費、論證費、講課費、出席費。逢年過節,業務往來單位、下級部門給陳仲懷送禮品、禮金,他照單全收。

                2009年擔任局長後,爲給這對母子提供更好的條件,陳仲懷變本加厲,抓住一切機會收錢、撈錢,然後購置商品房、小轎車供魏紅使用。據不完全統計,陳仲懷共爲魏紅提供購房、房屋裝修、購買汽車及其他各類生活消費支出158萬多元。

                共産黨員沒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堅定,精神上就會“缺鈣”,就會得“軟骨病”,容易屈服于金錢、美色,走上違紀違法的道路。正如陳仲懷在忏悔書中所寫:“腐敗的根源在于思想先腐敗,繼而導致政治腐敗,公權濫用,公權私用,最終導致經濟腐敗,收受賄賂,貪贓枉法。”

                案件剖析

                作爲一名普通的農家子弟,陳仲懷從基層做起,追求上進,通過個人努力和組織培養,一步步成長爲廳級幹部。最後,卻因價值觀的變化、扭曲,導致他追求金錢和享受,喪失理想信念,滑向犯罪的深淵,令人警醒。

                喪失理想信念往往是蛻化變質和滑向腐敗的開端。陳仲懷爲官不廉,從接受禮品禮金開始,步步滑落,到後來廉潔意識消亡殆盡,大搞權錢交易,大肆收受賄賂,把權力和職務影響變成了自己撈錢的工具。特別是黨的十八大和黨的群衆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以後,陳仲懷仍不收斂、不收手。落馬後的陳仲懷深刻認識到這一問題,沈痛忏悔道:“如果我在學習上能認真重視,思想上就能牢記黨的宗旨,牢記黨的紀律,也就不會犯下今天的罪行。”

                黨員幹部尤其是領導幹部,當以陳仲懷的教訓爲鏡鑒,按照“三嚴三實”要求,嚴以修身,不斷加強黨性鍛煉和理想信念修養,不斷增強清廉意識,自覺抵制拜金主義等各種不良思想侵蝕;嚴以用權,堅決做到不以權謀私,確保人民賦予的權力爲人民所用;嚴以律己,牢固樹立廉潔自律的防線,防微杜漸,始終保持清正廉潔的浩然正氣,清清白白做人、幹幹淨淨做事。

              All Right Reserved 中共镇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镇江市监察委员会
              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爲1280×960 
              蘇ICP備10205257號-3  开发维护:鴻程信息